财经

头顶烈日,老黄牛


2016-08-03
 

  头顶烈日,老黄牛   

老黄牛口里嚼这从胃里翻上来的美食,嘴边流着哈喇子,虽然拉着深深插在地下的犁,还被后面的主人吆喝,还是不以为然的“哞~哞~”喊着自己的节奏,

这次他是屁股对着我了,他的肤色正是同亚洲人一样的麦金,我想他的性格应该和这黄土地一样淳朴,

和那些农民一样,他也一遍一遍踩在这庄稼地里,不觉疲惫,如果没有遇到他,可能我还是固执的以为农民才是最勤劳、淳朴的生物。   

如果有来生,我要做一头老黄牛。   

走在通往村头的土路上,头顶烈日,脚踩黄土,庄稼地就在我的两侧,我的左边有勤劳的农民在用锄头毫不厌倦的挥舞,锋利的锄尖反射白色的光刺进我的眼睛,我移开目光,投向右侧。右边的村民明显不那么劳累,因为他们有帮手——一头老黄牛。   

老黄牛口里嚼这从胃里翻上来的美食,嘴边流着哈喇子,虽然拉着深深插在地下的犁,还被后面的主人吆喝,还是不以为然的“哞~哞~”喊着自己的节奏。一声轻,迈前左蹄,右后腿;二声混,移前右掌,后左膝。   

我已经走到了村口,等着一天只有一趟的车,我得赶车回县城去,还有一堆东西等着处理,虽然这里有我最亲的人留恋。车还没来,我转过身继续注视着那憨厚的黄牛。   

这次他是屁股对着我了,他的肤色正是同亚洲人一样的麦金,我想他的性格应该和这黄土地一样淳朴。   

和那些农民一样,他也一遍一遍踩在这庄稼地里,不觉疲惫,如果没有遇到他,可能我还是固执的以为农民才是最勤劳、淳朴的生物。我不由得走进注视,旁边的花花草草,他一株也没有踩到,偶尔有几只调皮的麻雀落在他背上歇息,他还用尾巴在背上为她们扫出一片干净。不慌不忙,不紧不慢,憨厚朴实,任劳任怨,不被唠叨慌了阵脚,不因笨拙错失细节,我喜欢上了这黄牛,就像一见钟情般迅速。   

在车上,我还在想着他,他的性格,他的处事,他的节奏。   

如果有来生,我也要做一头老黄牛,就像这头一样。   

如果有来生,我要做一头老黄牛,一声轻,迈前左蹄,右后腿;二声混,移前右掌,后左膝,

我已经走到了村口,等着一天只有一趟的车,我得赶车回县城去,还有一堆东西等着处理,虽然这里有我最亲的人留恋,

和那些农民一样,他也一遍一遍踩在这庄稼地里,不觉疲惫,如果没有遇到他,可能我还是固执的以为农民才是最勤劳、淳朴的生物。

 

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