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金

直到面红耳赤,一不小心爱上你


2016-07-18
 

  直到面红耳赤,一不小心爱上你   一天不打上几架,天一般是不会黑的,呵呵!,

记得曾经借着月光去别人家偷橘子,没被发现,呵呵…,我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,只是我经常梦到他们,呵呵…。   

其实我最讨厌你们了,因为你们爱和我抢东西,爱欺负我,爱惹我生气,爱让我哭…可是在某个瞬间,我却爱上了你们,而且是刻骨铭心的…   

下车了,我微笑着挥手作别,遗憾的是五一睡觉了。风,轻轻地拂过脸颊;车,缓缓地的褪出视野;我,慢慢地转身,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泪,悄悄地爬出来“散步”,一滴、两滴、三滴…侵湿了我的眼睛,模糊了我的双眼。等着、盼着,好不容易逮到机会,与你们在奶奶的生日宴会上相聚,开开心心、快快乐乐地玩了几天,今天你们走了,就这样走了,让我不得不相信: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。也不知道下次的相聚是多久,my dear sister and brother…   

小时候,家里从来都不会安宁,记得那时奶奶最爱说的一句就是:吵死了,别人家的孩子都不像你们三个,我以前七个都没你们这么吵。一天不打上几架,天一般是不会黑的,呵呵!   

记得那时我经常拿着一颗小石子,把弟弟追得满村跑,追上了,打架了,痛哭了,才知道回家,呵呵;   

记得那时我经常和姐姐扯着彼此的头发,直到老妈拿着棍子,吃了老妈的“棒棒糖”,我们才肯松手,呵呵;记得曾经我们满山遍野地去摘金银花,抽“毛文儿”落“山野泡”,呵呵;   

记得曾经我们在学校玩黑了都不知道回家,直到老爸让我们带着棍子回家,呵呵;   

记得每次期末考试老妈说要考多少多少分才能买新衣服,结果成绩出来达不达标,都会有新衣服穿,呵呵;   

记得曾经和伙伴们玩捉迷藏玩到忘了回家,直到老爸站到门口,大喊一声,我们才悻悻地回家,呵呵;   

记得曾经都不肯放牛,直到老妈生气地把牛放出去了,我们才知道闯祸了,呵呵;   

记得曾经犯错误,经常被老爸罚跪在堂屋,然后我们在里面讨论到底是谁的错,直到奶奶开门,把弟弟带走,呵呵;   

记得最生气时,我们喜欢言语攻击,叫着彼此的外号,直到面红耳赤,快打起来,呵呵;   

记得曾经一起去河里洗澡,忘了关煤炉盖子,结果把猪食熬焦、锅子煮坏,结果回家被老妈狠狠地揍了一顿,呵呵;   

记得曾经跳皮筋,厉害的我们总是把鞋子跳出洞,然后老妈买次鞋骂一次,呵呵;   

记得曾经借着月光去别人家偷橘子,没被发现,呵呵…   

记得的很多,回忆这么清晰,故事那么遥远,五彩斑斓的童年稍纵即逝,从指间划过…   

进了初中,吵嘴、打架的日子少了,因为时间空间不对了。在青葱的校园里,我们开始书写自己的人生,为生命之舟上色:赤橙黄绿青蓝紫。偶尔,能够在校园的某个脚落碰到老姐,打声招呼,各自随朋友离去。碰到弟弟,那是不可能的,呵呵。不过我们星期五都会回家,老妈会在这一天买肉吃,把最好的留给我。晚上,妈妈就会和我们说村里的一些事,我们也会说说校园里的事,久违了,那种氛围…   

光阴的舞步总是那么急促,弹指间,三年的初中生涯就划上了句号。站在人生的分叉路口,懵懂的我们开始继续往前走。姐姐放弃了,弟弟不读了,我去读高中了…   

又是三年,姐姐出嫁了,生小孩了,我毕业了,弟弟好像在中国移动上班一样,呵呵。我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,只是我经常梦到他们,呵呵…   

成长的岁月,因为性别的关系,弟弟得到了过份的溺爱,被宠到无法无天,对于这种情况,我特别不爽,看不惯,看不惯他的不学无术,看不惯他的到处瞎逛,看不惯他的不听话,看不惯他的臭脾气,看不惯他的自以为是,看不惯他的眼高手低…但是,他依然是我最爱的弟弟,依然是我家的宝贝。我就一个亲弟弟,他和我喝过同样的奶,穿过同一个衣服裤子,睡过同一张床,拥有同一个爸爸妈妈,我怎能不爱他?他有再多的不是,也只能由我家人打骂,如果别人打骂了,我们会跟他/她急…   一天不打上几架,天一般是不会黑的,呵呵!,

记得那时我经常拿着一颗小石子,把弟弟追得满村跑,追上了,打架了,痛哭了,才知道回家,呵呵;,

记得曾经借着月光去别人家偷橘子,没被发现,呵呵…,站在人生的分叉路口,懵懂的我们开始继续往前走。

 

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