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财

“阿晨,我们在一起的十年与以后(一)


2016-07-21
 

  “阿晨,我们在一起的十年与以后(一)   

“没什么,“嗯,小时候天天听的……”“有时候我也挺羡慕那个小女孩的,”她突兀地打断,“活在那样的梦幻里,即使是虚构的也会觉得幸福吧,毕竟,现实太残酷,”。   

喜欢或是不喜欢,都是一种心情罢了。沁雪走出歌声扰扰的歌厅,一个人站在延边马路,百无聊赖地吹着哨子,仿佛看到十年前的自己正在灯光亮处看着自己,忽地有些恍惚。   

“想什么呢。”身后有人猛地推了她一下,将她从夏日破碎的梦影中推出。   

“没什么。”身后一只宽厚的大手深入她的口袋,温温的,有些汗渍,那是男人的体温。“真想将你就这么栓在身边,这样你就是我的了,谁也抢不走。”   

沁雪忍不住“嗤”地一笑,真是幼稚的男人。“阿晨,你还可以再幼稚一点吗?就我这样的女人,也就你会……”“骗人,那你为什么不在KTV唱歌,不就是看到锦华,他根本早就忘了你,我看到他和那个小女朋友,叫什么桂的,在走廊搂搂抱抱……”   

“人家的事情,你管那么多干嘛,”她低头去掏打火机,点了根烟,不顾旁人指指点点地坐在大马路中间。此时已是深夜,过往几乎不见车辆,只有明明灭灭的远灯。“可是……”   

“阿晨,你听过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吗?”她低着头,盯着一盏站立在路边已经不知多久的灯。“嗯,小时候天天听的……”“有时候我也挺羡慕那个小女孩的,”她突兀地打断,“活在那样的梦幻里,即使是虚构的也会觉得幸福吧,毕竟,现实太残酷。”   

那是二十年前的雨夜,A市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暴雨,暴雨持续了一整天,导致A市的交通全部瘫痪,是及膝的深水,混乱的人群,灯光乱闪的车辆,以及疏散的交警。   

“妈去单位找你爸,你乖乖地等在这里,抱着这根路灯柱子,妈一会儿就回来。”   

旁边是嘈杂的人群,车辆鸣笛声、孩子哭闹声、父母安慰或是责备声,太多声音冲击着年纪七岁的她,她回过神,猛地一抬头,只看到母亲远去的背影和甩起的水花,眼睛忽然有些湿润,想哭。母亲为什么要去找父亲?为什么只留她一人?她想不通,身体中仿佛有太多声音在呼喊着,声音却发不出,好像一瞬间失声,世界慢慢安静下来,只剩她一个人了。   

“喂,你。”旁边突然的声音吓了她一跳,将她从无声的世界猛地拉了出来。“你妈妈呢?怎么一个人?”看她又想哭,有些慌乱地抓住她的袖口,“别哭啊,让我妈看到了非得打我,来,乖,谁哭谁就是大傻瓜。”   

“你才是傻瓜呢!”她生气地一抬头,将他一推,用力过猛,小男孩与其说是坐地上,不如说是掉进浅水中,幸好水疏散地快,不然真能呛着他。小男孩哭笑不得地从水中湿漉漉地爬起来,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我好心好意地安慰你,不行不行,你得帮我洗衣服,不然我妈肯定会揪我耳朵,这是我这个月第三次弄脏衣服了……不过,”他盯着她稚嫩的脸,傻笑起来,“你真好看。”   

这一刻,她仿佛能听见花开的声音。   ”身后一只宽厚的大手深入她的口袋,温温的,有些汗渍,那是男人的体温,“真想将你就这么栓在身边,这样你就是我的了,谁也抢不走,“嗯,小时候天天听的……”“有时候我也挺羡慕那个小女孩的,”她突兀地打断,“活在那样的梦幻里,即使是虚构的也会觉得幸福吧,毕竟,现实太残酷,“你妈妈呢?怎么一个人?”看她又想哭,有些慌乱地抓住她的袖口,“别哭啊,让我妈看到了非得打我,来,乖,谁哭谁就是大傻瓜。

 

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