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财

身似浮萍,湛蓝天空


2016-07-21
 

  身似浮萍,湛蓝天空   

寒意穿过的秋天,你喜欢在阳光灿烂的下午,沿着那条开满了小野菊的河堤小道,踩着松软的土地轻轻地行走,

遇见你,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事情,我想起了,很多年前,我们就是这样并排躺在青青的草地上,仰望那片湛蓝,张开理想光芒四射的翅膀。   湛蓝天空   

寒意穿过的秋天,你喜欢在阳光灿烂的下午,沿着那条开满了小野菊的河堤小道,踩着松软的土地轻轻地行走。远处的炊烟里不时传来阵阵快乐的笑声,一堆堆干枯的芦苇倒伏下来,在夕阳的照耀下,黄澄澄的一片,展现别样的美丽,静默中透着苍凉和悲壮。你说,那是最美的风景,大大的眼睛凝望远方的桦树林,充满了迷茫和不舍。夕阳下,你衣如弱柳,身似浮萍。我只能在旁边小心翼翼地陪着,紧紧地牵着你苍白的小手,一颗碎石随时能拌倒你虚弱的脚步。我不知道,前方的是否还有更美的风景,风景里是否还能留下你来过的影子。   

这是一个寂寥的冬日,流淌的河失去了往日的活力,静静地漫过已经裸露出石头的河床,斜躺在河边的枯枝,支起了一个破旧的帐篷。几只耐寒的水鸟经不住饥饿的折磨,还在努力搜寻着食物,偶尔在枯枝里,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。窗外的白桦树像一个个严肃站岗的士兵,还在忠诚地巡视这片冰冻的世界,守护着没了烟火的村庄。椋鸟在树冠里搭建了一个个温暖的小窝,不知什么时候都暂别了家园,飞去了远方,留下孤零零的巢穴。   

北国的雪景很快就要来了,天空偶尔飘来几声远行的雁鸣,进行最后的辞别。在窗台上努力爬行不知名的藤条,不甘地飘下仅存的一片叶子,突兀地伸着干瘦的枝杈,似乎还在渴求什么。屋内燃烧的炉火,不断地发出“噼剥”的响声,像是为燃烧的生命送行。这一夜,你穿起了那件珍藏的新娘妆,脸上露出许久不见的一抹嫣红,抛给我一个灿烂羞涩的笑脸,你的吻是那么冰冷。你依偎在我的怀里,和我呢喃着当年的遇见,直到静静地闭上不愿闭上的眼睛。良久我才忍痛抚去你凝结在眼角的一颗眼泪,抱着柔软却渐渐变冷的躯体,我知道黑暗真的这么快就来临了。最后还是没等到你想念的北国雪景,无法在雪景里做一个洁白的梦。   

遇见你,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事情。只望了你一眼,我就失去了魂魄,原来生命里还有这么美妙的际遇,你是站在人群中幽然盛开的花,为我独自芬芳。此后,我们就像一对甜蜜的鸟儿,在花海里比翼齐飞,在银月之下幸福地许愿,将来筑建一块属于自己的美丽花园。你含笑的眼眸,流露款款的深情,扶着一方柔柳,和我一起畅谈着初春的阳光,把飘散的白云揉进心灵最高贵的地方,裙摆播撒玫瑰花的种子,一起走过的旅程总有繁华相伴。我们是如此的爱恋,那些牵手的日子,以致忘记了日月的更替,忘记了四季的冷暖。   

生命的力量是伟大的,同时也是脆弱的。直到有天你意外地咳出一口殷红的血,才知一直隐藏着的恶魔露出了狰狞的面孔。看着死神最后的判决,我是如此的伤心,眼泪已不足以洗去内心的悲伤,滔滔的江水岂能流尽我对你的爱恋。你说,最后的日子里只有一个梦想,就是让我带着你去北国旅行,看一场漫天盖地的雪,在洁白的世界里,让灵魂不带一丝灰尘回归天国。   

你就这样悄悄地走了,没有了你,我无法一个人去旅行。此刻我就像跛脚的瘸子,走一步就会摔倒在地,跌落的痛苦已然麻木。我的梦被你永远带走,没有留下一丝念想,让我也随你远去吧。若真有天国,我也想去那里坐坐,看看你是否在那里过得好吗?请原谅我的异想天开。   

也许我也该离开了,去寻找一个永久的落脚。可是,我不能抛弃曾经留在河边的脚印,那里可埋葬着我最亲爱的人,连同我生命的一部分。我不能就这样静静地离去,让一个孤独的灵魂,在黑夜里无声地哭泣,也许永远留在这里才是我最心安的愿望。   

是的,让我抬头看一眼湛蓝的天空。我想起了,很多年前,我们就是这样并排躺在青青的草地上,仰望那片湛蓝,张开理想光芒四射的翅膀。那时你的笑容像白云一般圣洁,眼睛像星辰般明亮,连随风飘起的发梢也充满了七彩的光晕。可惜你还是在某个黑夜无情地抛下了我,虽然我知道你是同样的绝望无助,同样如此的心如刀割。   

让我再看一眼湛蓝的天空吧!来的时候我已经准备这一生和你一起旅行到底,请原谅我没有告诉你。手中的小瓶子装着可是和你去那边约会的钥匙,很快我们就能在遥远的世界里相见。但愿那时我还能记得你依依不舍的眼睛,我还能牵着你温柔的小手,一起漫步在从来没有见过的风景里,完成我们在红尘中未了的心愿。   

请允许我最后用一行幼雅的诗文,为我们生命中最快乐的场景书写最美丽的开端,即使结尾是一个黑色的符号,里面却有你温暖的足迹,最浪漫的眼睛。   

一条清澈的河流,围绕修筑的房子而生   

后记:这是一位诗人和他心爱女子的爱情故事,由美丽遇见开始,以决绝悲痛离去。文中主人公以第一人称。